注册送58元体验金 > 丁瑶 > 《恶情人》
返回书目

注册送58元体验金

第十章

作者:丁瑶

棠可可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王大凯居然被炒鱿鱼了。不用多问,想也知道这是阎雷做的好事。

“怎么办?我什么都没有了,可可,我该怎么办?”王大凯情绪激动地问。

“我……”棠可可觉得很对不起他,都是她害的。“对不起,我会去跟阎雷问清楚的。”

“还问什么?事实都摆在眼前了。”王大凯一掌拍在桌上。“原来他说我完了,就是想要整我。”

可恶!他计划了那么久,只差那么一点点就成功了,没想到居然会杀出阎雷这个程咬金来,他真是不甘心到极点。

“大凯哥,你别激动。”棠可可安慰着。

“你叫我别激动?我怎能不激动?我的一切都毁了、都毁了!”

看他那么颓丧,棠可可心里也很难受,如果不是她,王大凯也不会变成这样,她真是对不起他。“别担心,你那么有才华,可以另外找工作。”

“另外找工作,你说得真简单!”王大凯低着头时满脸恨意,但在面对她时又是一副可怜相。“可可,我怎么办?我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“怎么会?你……你至少还有姐姐……和我。”棠可可从皮包里拿出了自己所有的钱交给他,“你先拿着,我会再帮你想办法。”

“我不要。”王大凯才不在乎她那一点点钱,“你还有什么办法可想?去吧!我已经一无所有了,再也喜欢不起你,你回到阎雷身边去吧!”

“你怎么这样说?”棠可可气愤地转身,“我去替你讨回公道。”

“可可,别去,你别去!”

“你不要管。”

棠可可就这样直奔阎雷的住处,非去找他问个明白不可。王大凯在后面跟着,这场好戏他当然不能错过。

“是你们。”阎雷一打开门看到棠可可时很开心,但是看到她身后的男人,一张脸又沉了下去。

“你来做什么?”阎雷冷冷地盯着王大凯看。

王大凯畏畏缩缩地往棠可可身后站。

棠可可更觉得自己有义务要帮助他。

“我问你,你为什么要害大凯哥?他跟你到底有什么仇?”

原来那天阎雷说王大凯完了,就是要他失去工作,这简直太卑鄙了。

“仇?你不会自己去问他干了什么好事!”阎雷施施然地走进屋里,从冰箱拿出了一罐冰啤酒,直接打开来喝。

“大凯哥人那么好,哪里会做出什么坏事,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你这个笨蛋,别以为天底下的弱者都是值得同情的,他们不全部都是好人。”阎雷坐在沙发上,又仰头喝了一口啤酒。“你又说我笨!”棠可可更生气了。

“对!你这个笨蛋加白痴,什么状况都搞不清楚!”还赶来质问他?

没错!他是有意整王大凯,但谁教王大凯自己先心怀鬼胎,想要窃取公司机密文件盗卖。

甚至王大凯拉了棠可可进公司当助理也不怀好意,根本就是想要在事后嫁祸给她,而这个笨蛋竟还傻呼呼的跑来质问他。

他之所以没揭穿,没要王大凯去坐牢,是看在王大凯以前照顾她们姐妹的份上,这已经仁至义尽了。

不过这种事不必要跟棠可可解释,反正这个笨蛋已经定了他的罪,他不想多说了。

棠可可的确气坏了。这个人简直嚣张得无可救药,当初自己怎么会以为他很善良呢?

“是,我真的是笨蛋加白痴,才会喜欢上你这种人。”算她看错人了!棠可可转身道:“大凯哥,我们走,从今天起我不会再理他了。”

他们立刻转身离开。临走前,王大凯别具深意地看了阎雷一眼。

“我也不想理你。”阎雷冷冷的道。

他也气疯了,她居然问都不问就直接定他的罪,难道他在她心中就真的这么恶劣吗?他是那种人吗?

“可恶!”

他不自觉地将手中的啤酒罐捏紧,那铝片都割伤了自己的手,还是无法平复气愤的心。

“你怎么还敢跟他吵架?我真为你担心。”王大凯一脸担忧。“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棠可可气得要命,哪有空想其他的事。

“你忘了你姐姐对他这金龟婿有多推崇,安安如果知道你这么做,一定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,谁教雷……阎雷那么恶劣!”

对!那个可恶的人,居然毁了他的一切,他要报复……

王大凯看向身边的棠可可,露出了阴险的笑容。

“大凯哥,你还好吧?”他的表情很可怕,棠可可实在好担心。

“走!跟我走!”王大凯拉着她坐上自己的车。

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棠可可怀疑地看着他发动汽车。

王大凯直接将车开走,没说话。

不过他那一脸的阴沉和恨意,让人看得胆战心惊。

“大凯哥……”

“哼!等一下你就知道。”

车子停在王大凯的住处,他下车后,不顾棠可可的疑惑,直接将她拉进门。

“大凯哥你……哎哟……”棠可可就这样被推向沙发。

王大凯一步步地靠近她。

“你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察觉到危险的讯息,棠可可立刻站起来想往外跑,“我要回家。”

“回家?哼!你以为你回得去吗?”王大凯勾住她的下巴,“我花在你身上的心思不少,你以为我会这样轻易放过你?”

“大凯哥,你在说什么?”

“我说……虽然你被阎雷玩过了,但是我不在乎。”

棠可可跟阎雷孤男寡女住在一起过,他才不信她还是清白的。

不过无妨,王大凯的手摸上她光滑柔嫩的脸蛋,“你真美。”

“你……”棠可可终于意识到自己踩到了陷阱,“不,我不相信!大凯哥,你醒醒,你不是这种人,我不信!”

他一直对她们姐妹俩很好,她不信他会是这种人。

“不信?”王大凯冷笑,“你怎么还是这么清纯可爱?不过也因为这样,我才喜欢你,我想阎雷也是。”

“雷……他喜欢我?”

“笨蛋!难怪他骂你笨,难道你真以为他不喜欢你?”

“可是他从来没说过。”

“哼!女人就是这么笨,成天挂在嘴巴里的爱情就真的是爱情吗?”王大凯阴邪地笑着,“那么我爱你,我爱你——”

他的唇靠近她,棠可可只觉得自己想吐。

“你走开,别碰我!”她逃到了房子的角落。

突然棠可可包包里的手机响起,王大凯找出手机毫不留情的把它丢出窗外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嘿嘿!你逃不了的!”王大凯猖狂地笑着再度靠近她,跟以往的和善模样完全不同,“让我先享用你,再跟阎雷好好的敲一笔。”

“不!”棠可可用力抵抗,咬了他抓住自己的手。

“啊!”王大凯吃痛地大叫,“你这个女人,居然敢咬我?你找死!”

啪!他一巴掌将她几乎打晕了。

棠可可努力撑着,她不能倒下,要不然谁知道他会对她做出什么可怕的事?

雷哥……快来救我,快来救我……

是,我真的是笨蛋加白痴,才会喜欢上你这种人……

喜欢?刚刚……刚刚可可真的说了这句话,她说喜欢……他!

阎雷震惊地由沙发上站起身来。

“天啊,我是不是搞错了?还是听错了?”他不断地怀疑自己。刚刚真的是气疯了,他才会完全没有注意到,但是那句话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深入了他的脑袋里,现在他整个耳边回荡的都是这句话。

“完了,可可有危险!”刚刚王大凯离去前的眼神不对劲,现在可可该不会和那个家伙在一起吧?王大凯并不像他外表那么单纯,会想盗卖公司机密的人,绝对是个危险人物。

他火速地打电话给棠可可,电话没通,加深了他的疑虑。

他立刻到车库取车,并打电话求助。

“喂!二哥,我要马上知道王大凯那家伙的行踪,快啊!”阎雷边开车四处寻找边说道。

阎家的老二阎霸擅长追踪,手下有一批精良的情报人员,无论对方在哪里,只要一声令下,很快就能查到。

(搞什么?老三,你查那个混蛋做什么?)阎霸不屑的声音由电话那头传来。

由于工作的关系,他知道很多人的秘密,包括王大凯那令人不齿的行径在内。

“可可不见了,我怀疑是他把人带走的。”

(可可,又是可可,你被那个女人迷昏头,完全忘记老魔头的诡计了。)阎霸在说话的同时,也立刻下令开始找人。

“我管不了那么多,总之我要可可平安,只要她平安,不管老魔头怎么整我都没关系。”阎雷认真地说。

(我看你真的完了,哈哈哈,)阎霸大笑着。

可惜阎雷笑不出来,找不到人,他都快急死了。

“二哥,别笑了,快点找人,找人——”阎雷大声地吼道。

(知道了,你想害我耳聋吗?)阎霸不悦的声音传来。

一个女人而已,干嘛那么紧张兮兮的?

“快点快点,可可要是出了事,我要你负责。”

阎霸瞪大眼,关他屁事啊?

阎雷挂上电话。他不但要阎霸帮忙,连他其他的兄弟们都逃不过他的夺命连环Call,就是睡美男阎震也不例外,一样被他的索命Call给由床上挖起来。

所有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,都是为了棠可可。

阎雷紧张,棠可可更加紧张。

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王大凯,生怕他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。

现在王大凯再度一步步地靠近她,她已经退到无路可退了。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别过来,别过来!”棠可可惊恐得泪流满面。

“呵呵,害怕吗?我真高兴看到你颤抖的样子!”王大凯拉了拉领带。“不……不要这样,大……大凯哥,你不要这样!”眼前这个衣冠禽兽跟她以前认识的王大凯差太多了,棠可可简直无法相信。

“大凯哥?到现在你还这么喊我?真是天真得离谱、天真得可爱啊!”王大凯揽住她的脖子靠近自己,“如果你不是阎雷的弱点,我还真不想这样对待你。”

当初刚见到她的时候,王大凯就是被她单纯又善良的心给迷惑,毕竟那是自己所没有的;可惜她却爱上了阎雷,真是不可原谅!

“弱点?雷哥……”棠可可好害怕。

“呵呵,他暂时不会来,不过……”王大凯当着她的面脱下衬衫,“等我们温存过后,我会通知他拿钱来赎人的。”

如果阎雷知道自己的女人上了别的男人的床,肯定会气炸的,不过那时候他已经跟他敲了一大笔钱远走高飞享乐去了,谁也拿他没办法,呵呵呵!

“你这个卑鄙小人,我真是错信你了。”

“别骂了,保留一点体力吧,甜心,要不然一会儿你可能会很辛苦哦!”王大凯暧昧地说完,立刻扑向她。

棠可可尖叫地逃开。

“想逃?”王大凯又再度靠近她。

棠可可逼不得已,只好往楼上跑。

这是栋三层楼的房子,她就这样拼命地顺着楼梯跑到了顶楼。

“哦!原来你有这种癖好,喜欢在顶楼边看风景边做。”王大凯邪淫地笑了笑,继续靠近她,“很好,我成全你。”

“站住,你站住!”棠可可已经逃到无路可逃了。

难道她真的要这样跳下去吗?

“怎么?想跳楼保清白吗?哈哈哈……”王大凯才不相信有这么傻的人。“你少来,给我乖乖过来我身边!”

“不!我真的会跳,你别逼我!”棠可可颤抖地走在顶楼的边缘处,只要再一步,她就得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。

“别这样,你跳下去我会心疼的,快回来。”王大凯突然发现她是认真的。

这个女孩这么傻,有什么事做不出来……糟了!如果她真的跳下去,那赎金怎么办?

“你走开,你走啊!”她大喊。

一阵风吹来,棠可可整个人摇摇晃晃的,让人不禁捏把冷汗。

“喂!别这样……我们有话好说,你先过来,我们再谈。”他绝对不能让这个“金矿”跌下去,要不然恐怕阎雷会要他陪葬。“不要,我不想跟你谈。”

“你过来……”

“可可!”

一道激动的声音传来,让棠可可和王大凯都惊讶地回过头去看——

旭日集团的精英几乎全员到齐了,而走在前头的那个,正是担心着急得不得了的阎雷。

“你在那里做什么?快过来!”他看得差点没昏倒。

可可那个笨蛋在做什么?表演跳楼吗?

当然,除了远在外国办事的阎家老大阎霆外,其余的四兄弟都来了。

没办法,好兄弟有难,他们怎么能够袖手旁观?再说,依阎雷的个性,他哪有可能让任何一个人闲着?

王大凯没想到阎雷的动作这么快,一看到这么多人到来,他知道自己完蛋了。

所有美好的计划都结束了。

都怪他!他为什么那么爱玩,要是一进门就将棠可可给吃了,现在可能赎金也能拿到手,远走高飞去了。

“你们别过来,再过来,我就推她下去。”王大凯全然没办法了,他必须赌上一赌。

他跑近棠可可,以她做为要挟。

“你敢!”阎雷气得大喊。

“我有什么不敢?快去给我准备五百万美金,要现金、而且不连号,还要一辆跑车,快去准备!”王大凯激动地说。

“这个人是白痴吗?”阎霸强烈怀疑着。

“我看他是想钱想疯了。”阎霁常 挂在脸上的笑容依旧在,也仍是一副吊儿郎当样。

没错!这种鼠辈,他根本没放在眼里。

“嗯!没有在屋顶上睡过觉,改天可以试试看。”睡美男阎震好像还搞不清楚状况,无理头地说。

“废话少说!你们快答应,不然……不然我就——”王大凯比了个手势,表示要跟棠可可来个同归于荆

“你敢!”阎雷再也受不了那种压力了。

棠可可那么危险,他怎么可以站在这里呢?

阎雷突然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,想拉回棠可可。

“你……”王大凯根本没料到他会这么大胆。

他一紧张,转身想推身边的棠可可,没想到他推是推了,却连自己的脚步也煞不祝

“蔼—”王大凯就这样往楼下跌去。

这一摔就算没摔死,往后的牢狱生涯也够他受的了。

“碍…”棠可可也慌了,她被王大凯一推,整个人立即像是断线的风筝般往后跌去——

“可可!”阎雷奋力地扑上前去抓住了她的手。

所有事情都在一瞬间发生,大家都给吓死了,没想到王大凯居然会这么狠!

棠可可就这样挂在三楼的边缘,慢慢地往下滑。

“别放手……可可,别放啊!你千万别放手——”阎雷想将她拉起来,可是他已经紧张得全身乏力了,甚至整个人也跟着她往下。

“雷哥,放开我,你……你这样太危险了,”棠可可看到他也跟着往下滑,担心他比担心自己还多。

“我不会放,我死都不会放。”

“可是我……啊!”她的手好痛,就快支撑不住了。

“放心,我会救你上来的,我会救……”阎雷也支撑不住了。就在他往下坠的同时,阎家的其他兄弟和所带来的人也火速冲上前,合力将他们拉起来。

“可可,可可!”阎雷第一时间将她抱住,“没事吧?”

“我……我很好。”

“天啊,我差一点就要失去你了,我差一点就……”阎雷哽咽的道。

男儿有泪不轻弹,他已经用行动说明了一切,棠可可简直感动到无以复加。

“我爱你,雷哥。”棠可可不顾一切地投人他的怀里。

“可可!”阎雷欣慰地一笑,摸了摸她的长发,将她抱得更紧,“我也是,这句话其实我早就想跟你说了,我爱你!”

对于小俩口历劫后的浓情蜜意,旁边的人却很不给面子。

阎霸猛打呵欠,觉得无聊。

阎霁笑容依旧,他从头到尾是看戏的心态,所以看得很开心。天啊!他那有暴力倾向的三哥居然有这么感性的时候,真是令人不敢相信。

而睡美男阎震头一个念头当然还是——终于可以回去睡觉了,真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