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58元体验金 > 丁瑶 > 《恶情人》
返回书目

注册送58元体验金

第八章

作者:丁瑶

糗大了!

棠可可真没想到,阎雷淋了雨连喷嚏都没打一个,反倒是她撑着伞的人竟然重感冒到需要住院,而且一住还住了好几天。真是让人很无力呀!

“你真不是普通的笨,那么冷还追出去,你有没有脑袋?”阎雷对着躺在病床上的人炮轰。

话语虽然恶劣,但是那种关心的语气,是掩盖不住的。

“我是担心你嘛!”棠可可觉得很无辜。

这样也要被骂,她又不是故意的,生病已经很可怜了好不好?

“担心?哼哼!”阎雷端起旁边的餐盘,“你别让我担心我就很感谢了。吃饭吧!”

“嗄?我……我吃不下了。”她刚刚才吃完半碗稀饭耶!现在还要吃,又不是在喂猪,而且生病的人胃口会不好嘛!

“吃不下?你才吃那么一点点东西,难怪会营养不良,没有抵抗力。”“我哪有?”

“嗯哼!还有力气反驳我,我是不是该感到欣慰?”

这句话什么意思嘛?简直就是在讽刺人!棠可可嘟起了唇。

“反正你至少要将这碗粥吃完就对了。”阎雷命令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得商量,我说这样就这样。”阎雷继续说:“还有,你身体太差了,等你出院后,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,跟着我去晨泳,”

他非将她那烂体质好好改变一下不可:

“雷哥——”要她早上六点半起床是没问题,可是要地去晨泳……妈呀!杀了她吧!她连泳装都没穿过,怎么会游泳?

“别撒娇。”阎雷这次绝对不妥协,“快吃!”他拿起了汤匙亲自喂她。

棠可可知道,如果不将这碗粥给吞完,自己的耳根子恐怕无法安宁,只好乖乖吃饭了。

“吃得慢吞吞的,你以为我时间很多是不是?”

看她吃饭活像在吞针似的,阎雷真是看不下去。

“那我自己吃,你是少爷,你去休息啦!”棠可可伸手想拿过汤匙。

昨天棠安安有来看过她,听她的转述,自己竟然昏迷了一天一夜,而阎雷都一直守在她身边,连她住院的这几天都是如此。每次当她睁开眼,第一个看到的人都是他,让她好感动。

难怪他连下巴的胡渣都冒出来,脾气也更坏了,还是让他早点去休息吧!

“不错嘛!你还记得我是少爷,而我这个少爷竟然得服侍你这个女佣吃饭?拜托,你可以再刁钻一点!”阎雷嘴里虽然骂着,但是手上的汤匙还是没交给她,仍坚持继续喂她吃饭。

“你怎么这么说?”她又没要求他。

“别嘟着嘴,你已经够丑了。”阎雷故意道,“快张嘴!”

棠可可依言张开嘴巴,合作地乖乖吃下了另外半碗粥。

“谢谢你,雷哥。”她是真心的感谢。

“哼!麻烦精!”阎雷摆酷地说。

棠可可轻笑一下。

她突然明白了,这个男人老是口是心非,其实心里是很疼爱她的。

她脸上没来由的飞上了两朵红晕……他是否喜欢她呢?

“不管怎样,我还是要谢谢你。”棠可可靠近他,“你对我真好。”“你知道就好,以后你再敢跟我吵架,我非将你给吊起来毒打一顿不可。”阎雷威胁着。

棠可可才不怕他咧!她脸上仍粲笑如花。

阎雷看到她绝美的笑容,忍不住慢慢靠近她的唇——

“你要做什么?”棠可可仿佛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了,那双灵动的大眼睛直盯着他看。

“闭上眼……”

他催眠似的说完,没等她有所反应,他直接以自己的唇覆上了她那娇艳欲滴的唇瓣。

他温柔的诱引让棠可可陷入了迷情中,大大的眼睛始终没有来得及闭上,她完全忘记如何反应,只能够任由他带领着她……

它香甜青涩的气息让阎雷着迷,他情不自禁地越吻越深,像是要将她整个人据为已有一般。

“可可,我……”

突然门一开,一道很不识相的声音打断了这段旖旎,也让两个深陷迷情中的人惊醒过来。

“啊!对不起、对不起!你们继续,我什么都没看见。”棠安安的头又缩了回去,顺便将门关上。

她是觉得不好意思,阎雷帮忙照顾妹妹那么久,自己该来“换班”让他休息,或者至少回去洗个澡,谁知道会破坏这等好事。

好事耶!对,没错,是好事!

看他俩的进展,棠安安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。

尴尬呀!阎雷和棠可可两个人都别过脸去,不敢看对方。

阎雷骂死自己了。搞什么?又不是纯情少男,接个吻会死啊!自己心跳这么快到底是怎么回事?莫非他身体有毛病?

一会儿去检查一下好了。

棠可可的心慌更不在话下。天啊,那是她的初吻耶!她竟然和他……

怎么会这样?她居然没有排斥感,反而觉得好甜蜜,而且现在还有股意犹未尽的感觉?完了,她怎么变成浪荡女了?

室内安静得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得很清楚。

棠可可觉得应该说些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比较好。“我们……”

“我们怎样?咳!”阎雷故作镇定,“连话都说不清楚,还不承认自己笨。”

“你干嘛又骂我?”她的声音委屈兮兮的。

这种话听在阎雷耳里,简直就像在控诉他一般,让他良心不安。真是该死,他明明没有那种意思,干嘛嘴巴就是这么坏?其实他多想问她要不要再来一次,可惜他居然没勇气说。

他一定是病了,否则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纯情,守护棠可可就像在守护自己的宝贝般,连吻她都是那么小心翼翼,生怕让她觉得不愉快。

“我先回家换衣服再来看你。”阎雷就像在跟自己的老婆交代去向那般。

“哦!”棠可可乖巧地点头。

阎雷走向门边,突然又想到什么似地回头。“可可。”

“什么事?”她那双灵活的大眼睛盯着他。

“别生气,我已经跟周姐道歉了。”他低声地说。

“什么?”她哪有在生气?

他这个骄纵的大少爷竟然会去跟周姐道歉,就为了让她不生气?棠可可无法控制地眼眶蓄满泪水。

“你已经听清楚了,好话我不会说第二次的,你休息吧!”阎雷酷酷地开门离去。

他不是没看见她感动的泪水,只是……该怎么说呢?

说来说去还是老话,她真是傻瓜,一句话也能感动成那样,真是的!但他不能否认自己心里其实很愉快。

“雷哥!”棠可可吸了吸鼻子,“雷哥,你对我真好。”在他走出房门后,她才喃喃地道。

心里暖暖的、甜甜的,她有种很幸福的感觉。

“雷哥!”

听见开门声,原本正在休息的棠可可立刻睁开眼,绽出大大的笑容迎接来人,没想到居然不是他。

“可可,今天身体有没有好一点?”王大凯故意无视她失望的表情,抱着一束花走近她。

之前他和棠安安没撕破脸,全部都是为了要得到可可的消息。照顾她们姐妹俩那么久,没得到他应有的报偿,他怎么愿意轻易放弃?

“好很多了,谢谢大凯哥。”棠可可看向那束花,“哇!好漂亮的花,可是姐姐没来耶!”

“这花是要送给你的。”他将花递到她手上。

“给我?”

“你不喜欢吗?”

“喜欢啊!这花好美喔!老实说,我从来没收过这么大一束花耶!”棠可可将花接过来,轻笑地说。

以前念书的时候也收过男孩子的花,但是都是几朵而已,不像大凯哥送的这么大一束。

她没去细数,但是大概也有三、四十朵吧!

“你喜欢就好。”王大凯很高兴看到她的笑容,“对了,不是听说你今天就可以出院了吗?”

“是啊!”棠可可很雀跃地告诉他,“雷哥刚刚打电话来,说一会儿他就会来帮我办出院手续了。”

这一阵子阎雷除了回公司去处理一些事外,其他时间几乎都会陪着她,他的悉心照顾是她病能这么快痊愈的主因。

“雷少?”王大凯按捺下不悦的感觉,“不是听说你去他家当女佣了,哪有少爷在帮佣人办出院手续的?”

“呃?”她怎么知道?

“我去帮你办吧!”王大凯殷勤地说:“你在这里等我。”

“不……不用了,大凯哥,那太麻烦你了。”棠可可直觉地拒绝。“你会觉得麻烦我,就不会觉得麻烦雷少了吗?”王大凯表情受伤地问:“还是你觉得我没那种资格?”

“大凯哥,你怎么这样说话?你对我和姐姐都那么照顾,我感激你都来不及了。”她真心地说。

“是吗?”

“当然,我相信姐姐也会很感动的。”棠可可想要鼓励他,却适得其反。

“我不在乎你姐姐的感受,只要你知道我对你好就好。”王大凯表情十分深情,和以往的态度都不同。

“我……”棠可可摇头,“大凯哥,我不了解你的意思。”

“你了解的,其实你一直在逃避我的感情,你明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,却偏偏要躲我。”

“什么?”他喜欢她?棠可可好震惊。

这是她从来没想过的事,王大凯不是喜欢姐姐吗?他一定是弄错了。

“你……别开玩笑了,我知道你对姐姐的心意。”她觉得—点也不好笑。

“不!”王大凯突然冲到她面前,“我喜欢的人是你,你别再逃避我了。”

阎雷一直守在她身边,棠安安也不太相信他,王大凯知道自己必须趁这个机会说明,要不然等她再回到阎雷的地方,他恐怕就没机会说了。

“大凯哥……”他到底想干嘛?

“我是真的很喜欢你,我是真心的,不管你喜不喜欢我都无妨,但是请你别否定我的感情。”王大凯激动地握着她的手。

“我……”

这是棠可可第一次听到一个大男人如此深情的告白,她不是木头人,当然也会感动,但是……但是她一直以为他是未来的姐夫,这样的转变她根本无法接受。

“大凯哥,你别那么激动。”她想收回自己的手,他却不放手。“别去阎雷家当什么女佣了,我养得起你,你可以嫁给我。”

“不!我……”她一脸的为难,他这突如其来的告白,让她心里压力好沉重。

“还是你看不起我?”王大凯故意自怨自艾的问道,“我知道我比不上阎雷有钱有势,但相信我,我有一颗真诚的心。”

如果他早点告白,说不定还有机会,但是现在棠可可的脑袋里只有阎雷的存在,她的心根本无法再容纳其他人。

“大凯哥,你别这样,先放开我。”他一直握着她的手,让她好难过。

“相信我,我会努力赚很多钱给你的。”

“钱多少根本不是问题。”她又不像她姐姐那么爱钱。

“既然不是问题,那你就别跟他走,我可以养你,我可以……”

“王大凯,放开你的脏手!”

一声暴喝之后,只见黑影一闪,下一秒王大凯就难受地倒在一旁哀号了。

“哎哟!我的手……我的手……”王大凯惨叫,他的手骨大概断了。

“雷哥,你做了什么?”棠可可惊慌地问。

“没什么,只是给他点教训而已,谁教他敢碰你。”阎雷电没想到自己的占有欲竟然这么强。

刚刚开门看到王大凯居然握着棠可可的手,他恨不得杀人!

“你怎么可以这样?”棠可可瞪大眼睛问。

“别理他,反正这里就是医院。”阎雷拉起棠可可的手,“出院手续办好了,我们走吧!”

“可可,我的手……我的手好像断了。”王大凯可怜兮兮地道。

“你怎么这么坏啊!”棠可可骂了阎雷一句,用力挣脱了他,跑向王大凯。“大凯哥,快点,我带你去挂号。”

幸好这里就是医院,不需要走太远。

“可可,你在做什么?我放下一堆公事来接你,你竟然……”他还被他几个兄弟笑翻了天,说他是反主为奴,他都无所谓,想不到居然得到这样的结果。

“你可以不要来的,你不来,大凯哥就不会受伤。”棠可可生气地说。“你还怪我?”这个女人没搞错吧?

“哎哟——”王大凯故意大叫,就是要让棠可可的注意力回到他身上。

“大凯哥,你一定很痛吧!快,我们快去找医生!”棠可可赶忙带着他离开。“可可,可可!”阎雷一拳用力地击向墙壁。

床边的花当然更逃不掉,被他拆得七零八落。

一想起棠可可现在在别的男人身边,他就觉得如坐针毡,立刻追了出去。

“大凯哥,真是对不起,雷哥一定不是故意的,他可能是遇到什么事,一时心急吧!”棠可可歉疚地说。

“你别替他解释了,其实你心里也明白,他那种大少爷向来就是爱做什么就做什么,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。”王大凯那双隐藏在黑镜框下的眼睛充满恨意,“他那么暴力,我真替你担心。”

“不会的,他不会对我怎样的啦!”棠可可知道这点。

“难说哦!只要你不称他的心,难保他不会暴力相向。”王大凯劝道:“可可,你真的喜欢当他的女佣吗?还是你另有所图?”

“我……”棠可可仿佛被说中了心事般低下头。

她当然不喜欢当女佣,尤其是不喜欢当阎雷那一点用处也没有的女佣,因为她根本就像个大小姐,还让人服侍得很好,让她觉得很不安。

那她图的是什么呢?为什么她不离开?难道是……她喜欢上阎雷了?

“可可,我知道雷少的条件很好,你会为他心动也是很正常的,但是他呢?他有说过喜欢你吗?”王大凯看准了阎雷那种自负狂妄的人不可能对女人表达爱意,他赌了。

“他……”果然,棠可可一脸犹豫。

对喔,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!阎雷的想法是怎样?她心虚得很。王大凯更加高兴地进一步说:“可可,别傻了,或许他现在是还满喜欢你的,但是他绝对不是真心,说不定只是图新鲜想玩玩而已。你别忘了,你们两个之间的差距真的很大,你从旭日集团所办的生日宴会上,应该就可以知道了。”

是的,他们之间的差距真的很大,大到让棠可可觉得害怕。而且虽然她可以感觉到阎雷对自己很好,但是他却从来没说过他喜欢她,反而超喜欢骂她笨蛋、白痴的。

这……能算是喜欢的表现吗?棠可可突然没了方寸。

“可可……”王大凯正想继续说下去,一举攻破她的心防,却突然觉得背脊一阵发凉,让他不用回头都猜得到是谁来了。“你好好考虑吧!”

“我知道。”棠可可也看到阎雷了。“你好好休息。”

“可可,你要再来看我。”王大凯在她经过自己身边走向阎雷时低声说道。

棠可可胡乱地朝他点头,才跟阎雷离去。

“干嘛绷着脸?我欠你钱吗?”

回家的路上棠可可都不说话,一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,让阎雷心里很不好受。

“开玩笑!你是少爷,哪有少爷会欠女佣钱的?”棠可可自我揶揄道。

“你总算说话了。”阎雷的心总算安了下来。

谁知道一进家门,棠可可居然二话不说走向储藏室拿出打扫工具,开始扫地。

“可可,你在做什么?”阎雷抓住了她的扫把问。

“雷少,快让开,否则我没办法好好工作。”

“你在发什么神经?”阎雷抢走了她的扫把,“病才刚好不快去休息,你以为进医院很好玩是不是?”

“多谢少爷关心。”她又拿起了抹布擦桌子。

王大凯的话句句在耳边不断响起,尤其是那句什么图新鲜、玩玩而已。

难道她就这么没骨气,要这样任由他摆布吗?

阎雷又抢走了她的抹布。

“你到底想怎样?又要我去道歉吗?我告诉你,我死都不会去跟王大凯那家伙道歉的。”

棠安安曾经提醒他要好好注意那个家伙,不过他没放在心上,因为这个笨可可告诉他王大凯喜欢的人是她姐姐,否则他早做预防了。

“谁要你去道歉?我哪有资格管你?”棠可可拿起拖把,开始拖地。

哼!说她笨,他才笨呢!

从来也没说过喜欢她,却硬要留她在家里当挂着女佣名称的大小姐,这到底算什么?真把她当成白痴来耍吗?

“我要你别做了,你听不懂吗?”

“别做?”棠可可看着他,“你的意思是要辞退我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知道,那我走就是了。”将拖把丢给他,棠可可转头就走。

“可可、可可!”阎雷气得摔破了一只杯子。

该死,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搞成这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