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58元体验金 > 丁瑶 > 《恶情人》
返回书目

注册送58元体验金

第二章

作者:丁瑶

到了,下车。”棠可可将车子停在一间看来老旧的屋子前面。她拿出钥匙将门打开,并将贵客请进门。

当然,她可没忘记拿她姐姐要的苹果和她的水果。

“你要我来你家干嘛?”阎雷的浓眉紧皱着。

他一踏进这屋子,就使得原本就狭小的客厅顿时显得更校他双手环胸,那双黑亮有神的眼睛四处探看了一遍,撇了撇唇。这间屋子如此破旧,是所谓的贫民窟吗?这个女人到底带他来做什么?

“你刚刚帮了我,我也想回馈一下。”棠可可说明。

“回馈?回馈什么?”带他回家吃好料的吗?

“帮你缝衣服,你衣服都破了。”棠可可表情很认真,“还有,外面那么冷,你才穿这件衬衫,太可怜了,我去拿件外套给你穿。”

有恩一定要报,她不可以当个忘恩负义的人,而且这个人还是个大好人,又热心善良,她一定要帮助他。

“什么?你……你说我可怜?”有没有搞错,阎雷从来没听过比这个更好笑的笑话,“我……”

“可可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棠安安突然从房间里跳出来,看都没多看就直接对着妹妹开骂:“你存心想饿死我吗?真是太没良心了,我是你姐姐耶,你居然这样对我?”

饿啊!一个早上只吃半个剩下的苹果,现在都下午四点多了,她已经饿得神智不清,眼中只能看见那个买苹果买到失踪的“罪魁祸首”。

“姐,你的苹果。”棠可可连忙将手上的苹果交给她。

“你真是慢耶,简直跟乌龟没两样!”棠安安接过苹果仍继续抱怨。阎雷在旁边简直看不下去了,原来带他回家的女人叫可可,真是好笑的名字。

但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另外那个啰哩啰唆的女人烦不烦?人家买东西给她不感激就算了,居然还废话一堆?

他真的看不下去了。

“不会吧!这位据说快要饿死的人竟然有这种声量,真是了不起呀!”阎雷语带讽刺。

“蔼—”棠安安转头,在看见他之后大叫。

难怪刚刚觉得空气特别稀薄,地方特别狭隘,原来……原来她家客厅不知何时多了个男人,而且是个长得跟强盗没两样、全身脏兮兮的男人!

该不会是流浪汉吧?妈呀!

“吵死了!”阎雷的眉头锁得更紧。

“他……他是谁?”棠安安用颤抖的手指着他,看着自己的妹妹问。“姐,他是我带回来的,他是个好人喔!刚刚还帮了我一个大忙。”棠可可用感激涕零的语气道。

“好人?”棠安安眨了眨眼,十分怀疑。

这家伙看来杀气腾腾的,说不定是个逃犯呢!

“他究竟是谁?”这个迷糊妹妹不会又是滥好心发作了吧?

“阎雷。”行不改名、坐不改姓,阎雷自己报上名。

“阎雷?”棠安安瞪大眼。

眼前这家伙狂的咧,阎雷又是谁啊?他以为他是大明星,谁都得认识他不成?

“原来你叫作阎雷?你好!”棠可可完全感受不到两人的火气,她天真的道:“我叫可可,她是我姐姐安安。”

“可可?安安?那加起来不就是……”阎雷那张霸气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一抹笑容。“安可?”

哪有人会替女儿取这种名字?真是太好笑了!

“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那放肆的笑容一展,柔和了他那张粗犷跋扈的脸孔,让他看起来带着几分稚气,俊挺得让人差点停止呼吸。

“你……你笑什么笑?”棠安安别开眼,不去看他那令人心动的样子,然后她用力打了妹妹的头一下,“你又给我随便带人回家,不想活了?”

“你怎么乱打人?”阎雷立刻横在两姐妹之间,面向棠安安,意图很明显。

他在保护棠可可那个笨女人,不过他打死都不会承认这点的。阎雷那高硕的身材近在咫尺,棠安安无法逃避,只好瞪着他。可越瞪,她心越慌……

他那双眼睛好亮、鼻子好挺,当然更吸引人的是他的嘴唇好性感、好漂亮,莫名其妙地让人想接近。

棠安安迷惑地靠近他,越靠越近……

“你想干嘛?”阎雷看到她双颊艳红的花痴样,没好气地大喊一声。“嗄?”仿佛从黑色漩涡里清醒过来,棠安安觉得自己糗毙了。

她她她……居然会对一个流浪汉着迷?天啊!让她死了吧!二话不说,她飞也似地往外跑——

“姐,你要去哪里?”棠可可不明就里地问,那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,有一肚子的疑惑哩!

“我……你别管!”棠安安没有勇气回头,跑到门边才停下来道:“可可,我回来之前,你一定要赶快把这个危险的男人给弄走,否则我找你算账!”

倏然,她跑了个无影无踪。

“危险的男人?”棠可可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的阎雷,耸耸肩,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,“阎大哥,你别介意,我姐姐那个人就是这样爱大惊小怪,其实她人很好,而且绝对没有恶意。”

那抹天真、无心机的笑容,让阎雷觉得有些迷惑。

真是见鬼了,这个笨女人长得只能算是清秀可人而已,他怎么会觉得她的笑容十分甜美呢?

“我才懒得管那个无聊的女人!”阎雷顺便警告,“还有,谁准你喊我阎大哥的?你以为你是谁?”

“那我要喊你什么?”棠可可俏丽的脸上仍挂着笑容。

“喊……”阎雷思考了一下,随后又瞪着她,“管你那么多,我们两个又不认识。”

可不是,今天真是莫名其妙到家了,他怎么会跟这个笨女人回来,还跟她废话一堆?

“我要走了。”阎雷转身要朝大门走。

“等等!”棠可可着急地拉住他,“我还没替你缝衣服,还有你穿这样太单薄了,会感冒的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“要的,你帮了我,就让我表示一下嘛!拜托!”棠可可央求道。

她的小手一直揪着他的衣服,其实阎雷也可以推开她就走,但是她那双晶莹清澈的大眼睛写满了诚意,害他动不了手。

真是该死,他这么心软作啥?

“我没有那么多时间。”他不耐的声音中,还包含一丝的屈服。是啊!谁能够面对这么一张诚挚的小脸而狠得下心不理呢?“那……有了,你等我一下,不可以跑喔!你快答应我!”棠可可十分认真地对他道。

“你要我答应你什么?”阎雷自认聪明,但就是完全搞不懂眼前的女孩的用意在哪里。

“你别跑就是,等我一下。”

阎雷考虑了一下,点点头,他想要看她究竟想玩什么花样。好不容易等他点头后,棠可可立刻跑进房里,一下子后又出现了,这时手上多了件衣服。

“这件衣服给你穿,我知道对你来说还是太小啦,但是我的大衣就这件最大了。”棠可可真诚地说。

阎雷差点失笑,原来这个女人是去拿衣服给他穿。真是的,她身材那么娇小,她的衣服他怎么穿啊?

说她是笨女人,好像一点都没冤枉她!

但怪了,他心里怎么会有一股暖流流过呢?

好吧!他承认,这个女人虽然很笨、很迷糊,但是真的很善良,善良到让他几乎都要为她担心了。

这样的女人还能活到现在而没被外头的豺狼虎豹吃掉,真是奇迹。

“不用了,我一点也不冷,相反的我现在很热。”被她气得浑身火气,他还冷得起来吗?

更何况他是个冬泳健将,每天清晨在冰冷的泳池里游个几圈已经成习惯了,哪里会怕这小小的寒流?

“衣服还是你自己穿,我看你鼻子都冻僵了。”他将交到他手上的外套重新披回她身上。临走前还不忘警告道:“你以后别这么迷糊,随便带男人回家,知不知道?”

“你又不是随便的男人,我知道你是好人。”棠可可理直气壮地说。瞧!现在身上温暖的外套,不就足以证明?

真是气死他了,阎雷吼道:“坏人脸上不会写字的!”

“好……好啦!你太大声了。”棠可可很习惯地道歉着,虽然她不一定认为自己有错。

“谁教你那么笨!”阎雷这才迈步往外走。

“等等!”她追了上去。

“你又想干嘛?”

“我……没有啊,我只是要送你回家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“那你怎么回去?”棠可可怀疑着,难道他家就在附近?可是她没见过他呀!

“坐计程车。”抛下这句后,阎雷随即招来计程车,呼啸而去。“哎呀!都没钱了还那么奢侈,我载他回去就行了啊!”棠可可看着那辆远去的计程车,嘴里喃喃说着。

“棠可可,现在你可以说了吧,那个流浪汉到底是谁?”棠安安已经质问一个晚上了。

“姐,我不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了吗?”已经问一个晚上了,她不烦喔?“他叫作阎雷,不是什么流浪汉,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,只可惜我帮不上他的忙。”

“你真是个迷糊蛋!”棠安安用力地打了一下她的头,“你就这样带他回家,万一他居心不良,我们就惨了。”

“不会吧?反正我们又没有钱让人抢,怕什么?”棠可可知道她姐姐在乎的是这个,但这也是她们姐妹俩最不需要担心的事。因为她们穷啊!要不然也不用租这么个破房子住了。

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谁知道我们哪天不会变有钱人?”棠安安教训着,“我警告你,我们的目标是钓金龟婿,你少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。”

“姐,他真的是个好人。”

“好!好人。”棠安安真是败给她了,“就算他是个好人,也是个‘好穷’的好人,我们的目标是有钱的好人,这样你清楚了吗?”

虽然那个叫作阎雷的男人长得还不错,但是一身的落魄,又有什么用?

“知道了。”棠可可用力点头,这句话她姐姐每天都会强调很多次,让她想忘记也难。

突然门铃声响起,棠安安皱起眉。

“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?可可,去开门……不!我去开,最好别又是那流浪汉。”她警告地说完才走向门边。

门一开,棠安安那张原本很臭的脸突然漾出愉悦无比的笑容。“大凯哥。”棠可可不用探头,立刻知道那个让姐姐眉开眼笑的访客是谁。

果然门外站了个戴着黑边方框眼镜的男人,他正是王大凯,也是棠安安的直属学长,现在他们两个也是同一家公司的同事。

“安安,可可,你们好。”王大凯扶了扶眼镜,有些腼腆地低头道。“大凯,别这么拘束,我们都这么熟了,来!请进请进。”棠安安的声音变得谄媚无比,娇滴滴的。

“别客气,其实我是拿些水蜜桃来给你们的。”王大凯老实地解释,“公司旅行,去拉拉山玩。”

“哎哟!拉拉山上的水蜜桃耶!哇,好香喔!可可你来闻闻看。”棠安安开心地接过那一大袋水蜜桃,喜孜孜地拿到妹妹面前献宝。

虽然王大凯这个人有点呆、有点俗,但是他很舍得花钱,这点就深得人心啦!呵呵呵!

她和王大凯虽然是同家公司的,但是抠门的她打死也不可能去参加什么公司旅行,除非完全不用自费。

“哇,真的很香耶,闻得我肚子都饿了!”棠可可老实地说。 被姐姐念了一整晚,她还没吃饭呢!如果说水蜜桃吃到饱,这么奢侈不知道会不会让她姐姐给砍了?

棠可可好感动,王大凯对她姐姐还真好耶!

然而脑海中突然浮现阎雷的模样,使她脸上一阵热红。

怎么会突然想起他,因为他也是好人吗?

“饿?对喔,可可还没吃饭!”棠安安用不得了的语气对王大凯说。

明眼的人都知道王大凯喜欢的人是棠可可,只除了当事者这个大迷糊蛋不知情以外。

棠安安最会善加利用这点了。

“可可还没吃饭?都这么晚了,怎么还没吃?”王大凯慌张地看了看表,已经八点多了。

“哎呀!我们一聊天就忘了时间。”棠安安很无奈地说。

棠可可配合地点头,她天真地觉得“未来的姐夫”一定又会请她们姐妹吃好料的,难怪姐姐脸上笑容不断。

“你们姐妹感情真好,我看这么晚了,不如出去外面吃。”王大凯提议。

“这样碍…我也是这么想,可是你也知道可可是个很节省的人,我们吃吃泡面就好了。”棠安安故意说。

棠可可扁扁嘴,又要吃泡面?呜!可不可以不要?

王大凯立刻英雄式地挺身而出,“没关系,我请客。”

“真的?那就麻烦你了。”棠安安打的正是这个主意,她赶紧推推妹妹,低声在她耳边道:“可可,快跟他去吃饭,可以省一顿。”吃饭找人请客,这是他们棠家姐妹的省钱大绝招。

“姐,那你也去。”所谓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嘛!棠可可当然要给“恩人”一点福利了。

这个福利就是她姐姐,嘻!王大凯应该会很感激她吧?

“可是我在减肥耶!”棠安安犹豫着。

“姐,有得吃先吃再说。”棠可可说出了棠安安的心声。

没错!有人请客,不吃白不吃,等到没人请客的时候,她再回家吃苹果餐,省钱兼减肥,真是聪明。

王大凯看他们姐妹两个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说什么,问道:“安安,你们怎么了?”

他知道棠家的事情都由棠安安作主,只要棠安安同意,棠可可就没意见,所以都习惯性的问她,难怪小迷糊棠可可会误会。

“可、可以!当然可以!”棠安安娇笑的道,“大凯要请客,可可怎么可以不去?这样不就太不给面子了?”

“那就谢谢你了。”王大凯好高兴,心里一直偷笑。

今天终于可以单独请棠可可吃饭,而没有电灯泡在旁边了,真是快乐。

“那还等什么?我们走吧!”棠安安率先往外走。

“安安,你……也去?”王大凯的笑容霎时凝结。

“是啊!你要请客,我当然也要给面子嘛,难道你不愿意请我?”棠安安一副可怜样。

“没……没的事,一起去比较热闹。”王大凯笑容有些勉强地说,“只是我骑机车耶!没办法载两个人。”

“哎呀!那就跟以前一样,我让你载啊!”棠安安理所当然地说:“外面好冷,可可又瘦,她骑车载我挡不住风。”

“好啊!大凯哥,你就载姐姐吧!”棠可可很用力的将姐姐推过去。

哇!她做了件好事耶!

王大凯无奈之下只好点头,不然他又能怎样?

下次再努力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