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58元体验金 > 丁瑶 > 《恶情人》
返回书目

注册送58元体验金

第一章

作者:丁瑶

“柳盯苹果、芭乐……”棠可可边看着姐姐给她的养颜美容单,边在水果店里寻找着自己想要的水果种类。

然而她就是太专注于手上的水果单子,以至于没去注意前方的东西。

“哎哟——”她惨叫一声。

棠可可捂着受伤的额头。啧啧啧!真是痛死她了,尤其在这么冷的天气下,那痛觉更重。

头有些晕晕的,该不会是感冒的前兆吧?还有,她到底撞到了什么?

抬眼一看——

哇咧!眼前居然是水果店里的柱子,难怪刚刚还听到旁人一阵窃笑声。这群人真没爱心,看人家去撞柱子不帮忙提醒就算了,居然还笑她!

棠可可用无辜的双眼望了望四周,那群看笑话的人连忙低下头。就在这时,她手提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——

“手机……”她只顾着找手提袋里的手机,却忘记手上拿着的水果,“哎哟!我的苹果……”

“小姐!”苹果滚满地,果然引来水果店老板的不满抱怨。

“对不起,这些水果我会买,我先接一下手机喔!”棠可可赶忙说明。

老板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,“没关系,我来捡。”

反正这些摔着的苹果有人愿意负责,那是再好不过的了,只是看这个小姐长得还不错,怎么那么迷糊啊?

“谢谢!”棠可可道谢后,一阵手忙脚乱地边捡苹果边接起那甚有耐心、铃声一直未曾间断的电话,“喂!我……”

话都还没开始说,棠可可立刻又将手机拿离自己远远的——(棠可可,你搞什么鬼?居然这么慢才接电话?你到底在干嘛?快给我说,不然有你好受的!)

尖锐的女子声音从电话里传来,让整家店里的人都听得十分清楚。

真是太尴尬了!棠可可低着头,拿着手机火速躲到墙边去。“姐,我……我在买水果……哎哟!”一不小心棠可可又去撞墙了。

这次旁人的讪笑声更明显,让她恨不得挖洞将自己埋进去。(你在搞什么鬼?我刚刚听见你撞墙的声音了。)真是知妹莫若姐,棠安安深深以有这种迷糊的妹妹为耻。

棠可可瞪大眼睛,嘟了一下唇。这个姐姐说话可真不留情!“姐,那你打电话来干嘛啦?”如果不是这通电话,或许她不会这么惨啊!

(我就是要提醒你买水果。)

“我正在买。”可惜被她打断了。

(是喔!你今天的记性不错嘛!)棠安安的口气十分揶榆。(可是你怎么还不回来?存心饿死我啊?)

这么中气十足的声音,说她饿了谁信啊?棠可可朝手机扮了个鬼脸,可惜对方看不到。

“你饿了就先吃饼干,或者煮点东西吃。”棠可可建议道。

棠安安口气很不满:(你是存心的是不是?我在减肥耶,你这样诱惑我,是想害我破功不成?)

“可是……可是一天只吃三个苹果或三颗芭乐的,这样会不会太夸张?”

(所以我饿啊!)棠安安的声音突然从猛狮变成了可怜的小绵羊,(不过为了钓金龟婿,没关系,我可以忍耐。)

棠可可摇摇头,其实她姐姐一点都不胖,只是现在的社会变得很奇怪,似乎女孩子不瘦到剩下骨头,都叫作胖。

金龟婿一定会喜欢那种瘦到风一吹就会倒的女人吗?真是令人难以理解。

“好啦!姐,我马上就回去了,你再忍耐一下。”

(嗯!你最好别再给我出状况了,知道吗?)棠安安显然对这个迷糊的妹妹完全没信心。

“知道了。”真是的,谁愿意出状况嘛!说得好像是她故意的一样,棠可可又朝已挂上的电话扮个鬼脸。

“小姐,这些苹果要不要秤重了?”等在旁边的老板赶忙出声,免得她忘记,那这些摔伤的苹果可就难卖了。

“嗄?”棠可可回过神来,看了水果店老板一眼,这才想起自己答应人家的事。“要啊!可是请等等,我还要买别的水果。”

苹果啊苹果,虽然是很好吃也很有营养的水果,但是如果连续两三个月都看到它,餐餐得吃,那谁还能有胃口?

幸好最近她姐姐良心发现,多开了些水果菜单给她,让她可以补充别的营养。

对!动作得快点,否则回去又要受那个“据说”已经饿到没气力,骂人声音却依旧响亮的女人炮轰。

此时气温大概十三、四度,听说晚上还会有一波寒流过境。路上的行人几乎都穿得十分厚重,还拉紧大衣低着头走,只有一人例外。

阎雷拉下了闷死人的领带,脱下西装外套,也把名牌衬衫的扣子解开几颗,再抓了抓那头永远都吹不直的自然卷发。嗯,果然舒服很多!

其实他平常很少穿得这么正式,只是出外谈Case,没办法。

幸好全胜企业的老家伙够识相,不敢为难他,案子顺利的谈成了。

现下他暂时不想回去那闷死人的办公室,遣走了跟在身边的助理后,他径自往公园走去。

冷风一吹,将他脑中的烦躁全部吹散。

“真是爽毙了!”没有人在场,阎雷不需要摆出阎家少爷、旭日集团接班人的形象,有什么说什么,果真心里也跟着舒爽了些。

真是的,其实他根本不喜欢应酬,只是老大阎霆一声令下,他不得不从。

这绝对不是怕他,而是阎雷太清楚,自己才做一点点事就受不了了,更遑论掌控整个旭日集团。

如果不听他的话,哪天他家老大一个不爽躲了起来,那他们几个兄弟可有好受的。有此顾忌,大家自然得对那个辛苦的阎老大多点尊重啦!

突然一只大型的黄金猎犬从他身边跑过去,随后则扬起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喊叫声——

“小白,回来,小白……快回来啊!”

阎雷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,看了老半天,这才发现中年女人是在喊那只大型的黄金猎犬。

“拜托,没搞错吧?”阎雷双手环胸,忍不住摇头。

那只黄金猎犬的体型十分大,已经属于成犬了,而且那身金黄色的毛还闪闪动人,哪一点符合“小白”这两个字?

“小白,回来,你快回来啊!”那个中年女人还在追狗,可惜跑两步就必须停下来休息,要追上实在不容易。

“笨蛋!”阎雷骂了一声。

他一向是标准的刀子口、豆腐心,看见那个女人如此笨拙的追狗,想都没多想,立刻丢下手上的西装和领带,挽起衬衫袖子追上前去。

长手长脚的他很快地追上了那只狗。

“嘿!”他往前一扑,试图将狗拦下来。

“汪汪——”那只狗又叫又嚎,四肢乱舞,一下子又挣脱了。就这样一人一犬不断地追逐,阎雷也因此弄得满身脏兮兮的,幸好最后还是他技高一筹,将狗给抓住了。

“呵呵,再跑啊!”阎雷得意地拉住狗绳子喊道。

“哇!妈咪的心肝,小白,你怎么可以乱跑?这样妈咪会担心的。”那个中年女子也气喘吁吁地追上前来,骂过狗后立刻转头对恩人道谢:“先生,谢——”

然而她一抬头,眼睛瞪大,话都还来不及说,就好像背后有鬼在追她一样,拉起了狗绳跑得比谁都快。

“喂!”阎雷纳闷地顺了顺一头自然卷发,“搞什么?没礼貌!”

他莫名其妙地骂了声。

就在这时,前方突然又有状况发生了——

棠可可好不容易将水果给买齐了,她露出甜美的笑容,付过账后将水果装入购物袋,放在机车前端的篮子里,便骑上车离开。

她的动作得快呀!要不然一会儿回家,肯定又会被姐姐念了。忽然,她警觉到旁边有东西急速而来。

棠可可连忙停下机车,试图挽救这场悲剧,怎奈事与愿违——“啊!哎哟……”惨叫声扬起,一辆脚踏车就这样摔在她的面前,骑车的小男孩自然也跌倒了。

天地良心啊!棠可可惊愕地看着这一幕……她明明停下了机车,是这个男孩来撞她的,这一次真的不关她的事!。

“你没事吧?”她赶忙将机车停好,跑到小男孩跟前问。

“我……”小男孩捂着伤处,“都破皮了。”呜!好痛!

尤其天气这么冷,擦撞的伤痕更痛了。

“啊!对不起、对不起。”棠可可一直道歉。

反正她已经习惯闯祸了,所以“对不起”三个字也差不多是她的口头禅。

小男孩原本理亏在先,不敢怎样,但是一听到人家道歉,胆子也大了起来;更何况他太痛了,需要发泄一下。

“对不起就行啊?你害我摔倒了。”他指控道。

“我?”棠可可皱了皱眉,是吗?她又闯祸了喔?“对不起,其实我有发现你,所以停下车,没想到你还是撞上我了。”她无辜地解释着。

“就是这样啊!你如果不停下车,说不定我不会撞上你。”小男孩理直气壮地说道。

是吗?棠可可一脸困惑。她认为如果自己没有停下车,这个小男孩会跟她直接相撞,而且会撞得更惨呢!

“那就对不起喔!”算了,别跟小孩子计较。然而棠可可突然想起一件事,“姐姐有买苹果,你要不要吃?”

开玩笑!给他苹果?他又不是笨蛋!小男孩不屑的撇撇唇。“我不要,我受伤了,需要医药费。”

小小年纪就懂得敲竹杠,可见电视的影响力有多深。

是啊!电视都这样演的,被撞伤了一定要索求医药费——当然,他虽然不是被撞伤的,但总是受伤了,小小要求不为过吧?“医……医药费?”棠可可瞪大眼睛,“可是我……”

“你到底要不要赔?不然我找警察喔!”小男孩赖在地上威胁道。“啊!我……”

突然一道低沉的嗓音加入了这两人的对话之中——

“好,就找警察,我当目击证人。”

小男孩和棠可可同时抬头,诧异地看着说话的人。

“哇——”小男孩大叫。

一秒!真的只有一秒的时间,原本赖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小男孩像是看到鬼一般,牵起了自己的脚踏车,立刻飞也似地离开。棠可可看傻了眼,小嘴一直张得好大。

“真不可思议耶!受伤还可以跑得那么快,我看他要是再多加训练,将来一定可以去参加比赛,为国争光。”她下了个结论。阎雷脸上出现了三条黑线。

这个白痴女人在说啥?竟然讨论起那个死小孩可不可以为国争光的事,她到底有没有脑袋?

“你是笨蛋还是白痴?这么大的人还让小孩子欺负?”他看不下去地吼道。

这个人怎么乱骂人?棠可可皱起秀眉,重新注意起眼前这个凶巴巴的男人。

这一看,她差点停止呼吸——

略长的头发微卷且凌乱,浓眉飞扬,炯炯有神的黑眸喷着火;那高挺的鼻梁尤其完美,嘴唇紧抿,说明着他的不悦。

他大约有一百八十多公分,身材十分健硕。

可原本该是硬挺的衬衫被他搞得一塌胡涂,衬衫上扣子解开了几颗,露出宽而坚实的胸肌,甚至衬衫上还有被撕裂的痕迹,再加上一身的泥污和青草……

他简直就像刚打劫完归来的土匪——如果这个时代还有土匪的话。

难怪刚刚那个小孩会被吓跑,不过棠可可却没有丝毫的担忧。

是啊!虽然眼前的男人表情不善,但是却不影响他的俊挺,反而让他有种剽悍粗犷的气息,更加吸引人。

不过,这么冷的天气,他穿这样不冷吗?

“你怎么了?”她关心地问。

“我?”阎雷怀疑她的脑子有问题,“我哪有怎么了?有事的是你吧?”刚刚还被一个小孩子欺负,丢不丢人啊?

“可是你的衣服……”

“哦!刚刚帮人家追狗弄到的。”阎雷不在乎地拍拍衣服上的青草屑。

“追狗?”看不出来他还挺热心的,难怪他会帮她。“你真是个大好人。”棠可可很用力地赞扬他。

“你说我是大好人?”阎雷挑起浓眉,那双湛亮的黑眸一眨也不眨的盯着眼前的小女子。她是被吓傻了不成?

见到他的人,除了认识的以外,几乎都是能闪多这就闪多远。阎雷不难想像自己此刻的样子有多吓人,难怪刚刚那个中年女子和小男孩会跑得像什么一样,但眼前的小女子居然不怕他,还说他是大好人,真是奇怪呀!

“我不是。”阎雷道。

去他的大好人,好人的反义词就是傻瓜,他向来最不屑了。“你别害羞了,我知道你心地一定很善良。”棠可可下了这个定论。

“谁害羞了?你莫名其妙啊?笨蛋!”好像抓住他什么把柄一样,阎雷真是讨厌这个笨蛋。

“好啦!你不承认也没关系。”棠可可看他一身脏乱,心下有了个主意,“来来来,上车啊!”她坐上了自己的机车,拍着后座朝他大喊道。

“上车?”阎雷真不懂她在搞什么鬼。

“快点,我姐饿得要杀人了,快上车啊!”她急忙地说。

她姐饿得要杀人又关他什么事?阎雷还是搞不懂这个笨蛋女子在说什么碗糕?

见他迟迟没有行动,棠可可又喊了:“快上车啦,快点……”“你敢命令我?”从来没人敢这么做的!

“拜托、拜托!”

看她很紧急的样子,到底出了什么事?阎雷终于依言坐上了机车后座。

在他还没搞清楚之前,机车已经噗地一声往前冲——

“喂!你要害死我啊?”车子要启动也没告诉他一声,差点害他摔下车!

他要是在这种烂机车下摔死,肯定笑掉所有人的大牙。

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棠可可忏悔道。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啦!

“好了好了,你到底要载我去哪儿?”阎雷一脸不爽地问。

“我说啦!”棠可可大声道:“我家嘛!”

这个人年纪轻轻的,怎么耳朵会重听?

“你家?我干嘛要去你家?笨女人——”